中青报整版揭秘笑气“生意经”:毒害青少年何时休

2021年09月15日 00:00:00
来源:中青报

江苏镇江警方斩断一条制售笑气灰色利益链

“哔。哔。哔。”奇怪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一个院子内传来,像是某种机器打气的声响。专案组民警将耳朵贴在门上,声音愈发清晰。

民警推断,这可能就是将笑气充进容器的声响。此时,远处径直驶来一辆小型货运汽车。“是我,送钢瓶来了。”货车司机拿着手机吆喝道。

随后,一个中年男子从院内打开大门,院内的情景让专案组成员吃了一惊。

9月10日,在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召开的“0209非法制售笑气案”新闻通气会上,镇江市公安局通报了这个细节。

历经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镇江市公安局集结多个警种部门,30余名警力,同时在南京,宿迁两地展开统一收网行动,斩断了一条制售笑气的灰色利益链,警方共捣毁涉案窝点4个,抓获涉案人员23名,其中大部分为00后青少年,这一犯罪团伙交易流水达100万元,非法获利50多万元。

今年2月4日,本报刊发报道《互联网贩卖“笑气”为何猖獗》,报道称,记者调查发现,通过互联网上的“特殊渠道”购买笑气无须提供任何证明,不少商家承诺,“当日下单,次日送达”,数量巨大。

报道刊发后,镇江警方随即介入调查。经批准,此案被确定为江苏省公安厅督办案件,镇江市公安局也成立了专案组。

最初,经过专案组研判分析,非法销售笑气的团伙头目是单晨。

“当专案组准备继续扩大侦查范围,将以单晨为首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时,单晨因涉嫌非法经营罪,于2月21日被江西九江警方抓获,线索被迫中断。”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彭杰说。

随后,专案组继续紧盯与单晨联系密切的“下线”许强,生活在南京的许强贩卖笑气给南京,镇江,无锡,四川,浙江,上海等地的“客户”。

单晨被抓后,许强也曾警惕了一阵子。由于市场对笑气的需求量实在太大,“没有进货来源”的许强又开始大批量地向外销售笑气。

原来,许强开始从另一个上线赵志那里购买大量笑气。经过警方调查发现,赵志还有一个上线叫尹德,尹德也有一个固定上线邓兵,而且邓兵的出货量十分惊人。

“我们发现这个案件‘深不可测’,不单单是非法销售那么简单,在这背后隐匿着一个巨大的笑气生产窝点和庞大的销售网络。”镇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苏生乐介绍说。

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副局长马元元介绍说,经调查,他们怀疑笑气的生产窝点就在宿迁市泗洪县新扬高速路附近的村庄甲村(化名)。随后,他们开展实地侦查。

甲村是泗洪县西边的一个小村庄,临近新扬高速,四面被农田包围,村里的道路错综复杂。

“村民很认生,一旦有村外的人员进入,他们便会聚到一起指指点点议论着。”马元元说,他们一行10余人,想要查清笑气生产点的具体位置,只能夜晚“潜入”村中侦查。

3月15日深夜,下起瓢泼大雨,原本就坑坑洼洼的小土路变得泥泞不堪,“我们开车在村里行驶,路上实在太难开了,最后我们只能冒着大雨下车徒步寻找生产窝点,满脚踩的都是泥。”镇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缉毒大队大队长曹旭东回忆。

3月16日凌晨,专案组把整个村子走遍,一直没有发现生产窝点踪迹。直到3月17日上午,专案组在村中巡查时发现一种奇怪的声音。

“当时我们隐蔽在附近,透过打开的大门,发现院内有三四个人正在使用机器往小钢瓶内灌装气体。”曹旭东说,用来灌装的机器有4台,还有若干个大钢瓶和金属小钢瓶,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地上,“我们立即实施了抓捕。”

几乎同一时间,苏生乐也率队对窝藏在南京城内的主要团伙成员统一收网。

警方通报称,今年3月16日至17日,专案组在两天时间内抓获了以邓兵为首的团伙成员10人,并查获运载空置小钢瓶的小型货车一辆,缴获已灌装打包的笑气小钢瓶67大箱共计19200余支,以及4只大钢瓶,4台加工灌装设备和若干成套的冷却,压缩装置以及未灌装笑气的小钢瓶6万余支。

这一犯罪团伙作案6个月,购买并吸食笑气的“客户”更是多达200余名,遍布江苏,四川,浙江,福建,广东,上海等多个省市。

“他们将装有笑气的小钢瓶灌装在奶油发泡瓶里,按下奶油瓶的阀门,通过吸食出气口打出的笑气来获得快感。”让马元元记忆深刻的是,抓捕现场能看见地上撒满了拇指大的小钢瓶,还有躺在地上神志不清的人。“这些吸食人员绝大部分都是00后青少年,有在校大学生,甚至还有未成年人。”

今年7月22日,这个跨5省7地,非法制售笑气的犯罪团伙主要成员均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依法逮捕,吸食笑气的涉案人员也因非法使用危险物质被行政处罚。

(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通讯员 江天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9月15日 08 版

揭秘笑气“生意经”

位于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某村笑气生产窝点的照片。 图片均由警方提供

江苏镇江警方新闻通气会现场展示。 图片均由警方提供

对出生于1998年的“瘾君子”宁忠来说,那些拇指大的小钢瓶,既能帮助他“过瘾”,又能为他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小钢瓶里装着的是笑气,近年来,笑气出现在国内一些地区的酒吧,KTV等娱乐场所,并被一些吸毒人员当成毒品替代品。

笑气学名一氧化二氮,是无色有甜味气体,常被用来制作DIY蛋糕裱花,花式咖啡,同时也是一种医用麻醉剂,有轻微麻醉作用。笑气并不会让人发笑,而是令人脸部肌肉失控,形成一个诡异的痴呆笑容,因此被称为笑气。

“瘾君子”的“创业”路

从去年9月开始,宁忠就从安徽,山东等地购买了大瓶罐装一氧化二氮以及灌装设备,在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某村庄租用民房用来加工灌装。

他通过微信,QQ,贴吧等网络社交软件销售,利用“美团跑腿”“滴滴出行”“达达”“货拉拉”等配送方式隐蔽寄送。

笑气的巨大市场,是宁忠压根儿没想到的。两个多月后,他不得不考虑扩大生产经营规模。随后,他拉拢比他大两岁的邓兵与几个亲戚加入。

原来的小作坊也变得越来越“专业”:他们雇用并管理工人灌装,分装,包装小钢瓶笑气。而邓兵等人继续在网络上进行销售。

“工人们将灌装好的小钢瓶装进小盒子内,每个小盒子里有20支小钢瓶,12个小盒子还可以包装成一个大箱子。”邓兵接受警方问讯时说。

据办案人员介绍,为了避人耳目,他们还会将笑气包装成知名电商的包裹。

看到生意越来越大,邓兵内心始终没有安全感。他制售笑气之前,专门在网络上咨询过专业人士,如何才能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所谓的专业人士告诉他,只要办理了相关营业执照,他们的行为就可以“瞒天过海”。

2015年,笑气被原国家安监总局,工信部,公安部等10个部门列入了《危险化学品目录》。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规定,国家对危险化学品经营(包括仓储经营)实行许可制度。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危险化学品。

现实中,申请办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需要各种复杂,严格的要求。

贩售笑气“暗黑网络”

据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队队长彭杰介绍,去年12月底,警方对相关违法行为打击力度不断加大。上游气体厂家要求邓兵办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为了规避责任,上游厂家还专门推荐了办证中介。许强花费2.5万元取得了相关经营许可证。

彭杰透露,为了顺利拿到许可证,办证中介指派“枪手”以代考形式,通过上海某职业技术培训学校,获取了邓兵,宁忠的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证书,并在今年1月获得了许可证。

随后,他们在浙江省宁波市大榭开发区注册了一家石化公司。该公司的工商信息资料显示,公司注册于去年12月,许可经营范围就有一项“危险化学品经营”。公司的股东分别为邓兵,宁忠,郭某。

公司注册地的物业工作人员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该大厦有4层,共73家公司,其中并没有这家石化公司。按照注册门牌显示的其实是一家商贸公司。

创办公司以后,他们的“发财梦”就开始了。从上游气体工厂购买了大量“笑气”后,他们贩卖到一级下线,编织起了庞大的贩售网络。

虽然成立了公司,其实他们还是“二次罐装”,要从生产笑气的公司购买“大罐子”,然后分装到小瓶子里,厂家再回收大罐子,已形成一条完整产业链。

在一个名叫“人间贩卖快乐”的微信群里,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谁能发罐子”“谁能发大罐”“来谈价格,加我”“广州有没有可以发货的,绍兴有没有,上海有没有?”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上述宁波公司的购买合同中看到,他们在山东临沂的一家气体公司购买笑气,单价为每瓶384元,一次订购了55瓶。

其中,一份宁波公司的承诺书显示:我公司承诺全部产品全部用于正常经营合法用途,不得将该产品用于非法用途。否则所产生的一切后果与法律责任均由购买方承担。

其间,邓兵的女友在明知非法销售笑气的情况下,还介绍多位“下线”。对邓兵来说,这些“下线”类似于公司销售经理,专门为其分销,且数量巨大,已然成为团伙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据警方通报,这些“下线”在微信,QQ等社交软件的朋友圈里,发布“闪电”“气球”等字样,还声称“当日下单,次日到达”,隐晦地宣传诱导“瘾君子”购买。

此外,该犯罪团伙结构清晰。不同层次的“下线”拿货价格也不同。像较为高级的“一级下线”,可直接向生产窝点购买,销售量十分巨大。240支小钢瓶组成的一大箱,作为“一级下线”的进价仅需250至300元。而如果“二级下线”向“一级下线”拿货则需要每箱350至400元。

但无论是“一级下线”,还是“二级下线”,都有属于自己的稳定客源,而他们销售给客户的便是“市场价”。现实中,“市场价”由货源紧缺程度进行调控,基本上每箱450至700元不等。

如何杜绝笑气流入“灰色市场”

“抓获嫌疑人后,我们便开始审讯,审讯过程中,邓兵等人非常嚣张,声称笑气不是毒品,他们有经营许可,甚至还公然挑衅,让我们公安机关去问清楚检察院,法院,够不够处理他们再说。”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副局长马元元介绍说。

马元元表示,他们通过欺骗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许可证从而制售笑气,根据行政许可法,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该团伙行为涉嫌非法经营。”

彭杰也表示,《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均明确标有相应的经营方式。邓兵所申请的许可证经营方式为“票据经营”。因此,该公司只能充当相关产品交易的“中间商”,并不能直接买卖危险化学品。此外,经营方式还分为非仓储式贸易与仓储式贸易两种,前者只能买卖危险化学品,后者在前者基础上还有储存的功能。

彭杰强调,办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的公司只能在注册地,以许可证上的经营方式,从事危险化学品销售活动。邓兵在浙江宁波办证注册公司,却把生产窝点设在江苏泗洪,已严重违反相关法规。今年8月31日,浙江省宁波市应急管理局也依法撤销了该公司的《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

江苏省一位在危险化学品领域工作多年的从业者张先生表示,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合法合规生产食品,工业用途的笑气,需要生产者持有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

张先生介绍,这种经营许可证主要分为两种。一类主要提供给纯批发危险化学品的企业,另一类则主要是提供给需进行储存经营的企业。

张先生强调,这类证书由生产企业向所在地应急管理局申请获批后发放。获批的硬性条件是该企业主管,员工,必须持有安全管理人员合格证与安全管理主要负责人合格证。

“取得相关证书后,有关工作人员将对企业的办公地点进行安全检查。如果该企业设有仓库存放危险化学品,那么当地应急管理局还会对仓库进行更严格的安全检查,其过程比较繁琐。”张先生表示。

张先生透露,只要相关手续,证件齐全,一般情况下,有关企业都可以取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现实中,“办证中介”等群体异常活跃,相关市场非常红火。“一般企业都是为了方便,所以委托中介办理,当然,其中也可能有一些不法分子。”

张先生建议,相关公司在合法合规生产,销售笑气用于工业,食品等常规用途时,应仔细检查对方的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与营业执照等证件,提高警惕,杜绝危险化学品流入“灰色市场”。

张先生称,相关公司应杜绝将危险化学品销售给个人买家,“一定要销售给合法合规的公司。”

另外,每笔销售都要开具发票,并详细记录相关情况,能保证查清销售下游,以备特殊情况发生时,可以准确找到销售对象,对销售流程进行精准监控。

(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通讯员 江天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9月15日 08 版

笑气毒害青少年何时休

今年3月15日,当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队队长彭杰推开南京某宾馆的房间大门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3名高中生晕乎乎地躺在床上,“他们脚边遍布散落的‘笑气小钢瓶’。”彭杰回忆,其中一名男生手拿奶油发泡器,正在“吞云吐雾”。

这3名高中生,两人17岁,另一人刚满15岁。随后,这3名未成年人被带到了派出所。

“这3人迷迷糊糊,有一丝兴奋,像是喝醉酒的状态。”彭杰说,经过询问,3人放学后,就带着4箱笑气,到宾馆里开了房间,希望“爽一爽”。

今年34岁的彭杰是名经验丰富的警察,自从2008年参加工作以来,参与办理过很多大案。

在彭杰看来,现实中,这样的“问题少年”还有很多。一箱笑气有240支,价格三五百元。这样的价钱相较于毒品便宜许多。

据警方调查发现,为3名高中生提供笑气的是出生于1998年的邓兵(化名)。邓兵很早就不在学校念书了,技校毕业后,他时常出入娱乐场所,负责陪客人唱唱歌,逗客人开心。一来二去,他发现许多人都在玩笑气。

好奇的他学着朋友的样子,把一颗颗“子弹”打入了奶油发泡器。绵密的气体进入口中,他很快感受到刺激,新鲜。回来,他发现自己上瘾了,原本吸食一箱笑气就可以获得快感,现在要吸食两三箱才能达到之前的效果。

上瘾后,邓兵逐渐入不敷出。心思活络的他就动起了歪脑筋。“我一边吸,一边卖,这样正好可以收支平衡!”于是,他和很多笑气贩子一样,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

由于从小成绩不好,性格叛逆,邓兵与父母的关系不好。对于邓兵的事情,父母也从不过问。

在网上贩卖笑气,让许强尝到甜头。据彭杰透露,过去一年,邓兵的微信账户就有着297万元的流水。许强也不止一次和朋友吹嘘,靠贩卖笑气,他在南京赚到了一套房子的首付。

追捧这种“发财之道”的并不只有邓兵。在镇江警方这次查获的犯罪团伙中,还有两个正在学校读书的00后,他们把贩卖笑气当作课余兼职。

“在网上做做就行,这东西很赚钱。”同样的说法,也成为邓兵“忽悠”父母的说辞。让彭杰惊讶的是,在他们的劝说下,其父母甚至当起快递员,帮助孩子们运送笑气。

彭杰说,从小缺少父母管教,离开学校的“问题少年”,成为消费笑气的“主力军”。如今,这些青少年贩卖,吸食笑气,说明了他们对法律的漠视与无知,亟待引起重视。

他建议,相关部门应尽快完善法律法规,用更加严格的手段来打击贩卖笑气,政府,学校等相关部门应加大宣传力度,使更多人明白笑气的危害,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9月15日 08 版

Baidu